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将全面启动!正在准备将这些地方包括在内的计划。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李创军日前公开表示,除了推进大型风景基地建设,下一步将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十四五”全面启动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据李创军透露,与此相关的几个方案的编制工作正在推进。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环境技术经济分会主任张对上证报记者表示,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对促进可再生能源优化布局、降低成本、发挥规模经济效益、实现高比例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可为促进可再生能源成为“十四五”期间能源消费增量的主体,实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20%的战略目标发挥引领作用。“初步预计,十四五规划7个陆上新能源基地、2个水风一体化基地(不含水电)、5个海上风电基地建设规模可超过300 GW。”

多项计划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中。

据悉,今年,国家能源局将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落实新发展理念做好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围绕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20%的目标,加快实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动。

最新数据显示,到2022年一季度,首批约1亿千瓦的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已开工约8400万千瓦。国家能源局表示,将按照“该开放的都开放,该开放的都开放”的原则,认真组织实施第二批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加快实施总规模约4.5亿千瓦的大型风电光伏基地规划布局方案。

李创军透露,下一步将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十四五”规划中全面启动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并推进多个规划的编制。其中,着力推进新疆、黄河上游、河西走廊、黄河曲折弯、冀北、松辽、黄河下游等7个陆上新能源基地建设,组织相关省(区)编制基地规划,进一步优化项目布局和建设时序;推进川滇黔桂藏东南两大水景一体化基地开发建设,研究编制水景一体化基地规划;推进东部沿海海上风电海上大规模开发和远海示范开发,重点建设山东半岛、长三角、闽南、粤东、北部湾五大海上风电基地集群。

张说,各地区要把优先开发利用当地可再生能源作为能源规划和能源开发建设的首要原则。能源消费市场大、本地可再生能源资源开发空间有限的地区,应积极接纳本地区以外进口的可再生能源。

他进一步分析,从建设规模来看,以陆地风光为主的新疆、黄河上游等7个新能源基地,在“十四五”期间约为209 GW。川、黔、桂、藏东南是水、景两大综合基地。“十四五”期间,光是风景就有66 GW左右。山东半岛、长三角等5个百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集群,预计“十四五”期间50 GW左右;随着海上风力发电集群离开基地,总容量可能高达290吉瓦。

密切关注企业布局

可再生能源基地项目

记者发现,在地方层面的可再生能源“十四五”规划中,部分省份提到了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的内容。

如山东省把优先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主攻方向,制定了“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倍增行动计划。据山东能源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围绕这一规划,山东省布局了四大清洁能源基地,分别是山东半岛10千瓦海上风电基地、鲁北盐碱滩涂10千瓦一体化储输风基地、鲁西南采煤沉陷区光伏基地和外电入鲁通道可再生能源基地。

目前,一些企业也在抓紧布局可再生能源基地项目。新疆阿拉善可再生能源基地160万千瓦风电项目是阿拉善盟首个UHV清洁输电项目。目前,除华能40万千瓦风电项目外,山东能源40万千瓦风电项目、国电投40万千瓦风电项目、大唐40万千瓦风电项目即将完成施工准备,即将进入主体施工阶段。

黑龙江安达第二个百万千瓦基地建设近日正式启动。据悉,安达市“网源荷储+多能互补”百万千瓦可再生能源基地项目总规模容量130万千瓦,总投资约70亿元。项目建成后,预计年产值12亿元,税收3亿元,减少碳排放385.6万吨。一期30万千瓦风电项目已获省发改委批复。

“随着国家重点加快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为GCL等新能源和清洁能源企业在中西部地区发展可再生能源提供了政策保障,也坚定了企业‘西征’的信心。”GCL集团相关负责人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随着这一政策的逐步落实,新疆、黄河上游、河西走廊、黄河之字形等地区将为新能源和清洁能源产业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多的新能源企业将依托当地自然资源,走一条能源创新发展的新路。

该负责人表示,上述政策的实施可以进一步推动公司“GCL入蒙”和“GCL入川”计划的快速落地。据测算,仅GCL-蒙古国项目的实施就可拉动投资1000多亿元,为内蒙古每年减少碳排放2000多万吨,增强区域防风固沙能力,有效改善土地沙化,实现区域经济社会效益双增长。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